第七百八十四章 九府之分

在那众目睽睽间,叶冰凌径自走向周元,尽管她关于周元可以得到郗菁大人的钦点有些不服气,不过最起码她知道,周元应该是郗菁大人所派来,从某种意义而言,他们算是一派的人。这应该也是那陈冬风根柢没有爱好理睬周元的主要原因。但陈冬风不理睬,她却不能如此做,尽管她关于周元心中谈不上多少的好感,却也没有什么反感,所以也不肯定见到他这位新副阁主刚就任就被人萧瑟扫了面子。“我是叶冰凌,欢迎你们来到风阁。”叶冰凌淡淡道,她的眸子掠过周元,然后对着一旁的伊秋水悄悄允许。伊秋水也是回以温婉的笑脸。周元笑道:“从郗菁大人那里,现已听过叶副阁主的台甫了。”叶冰凌闻言,美丽脸颊上的冷淡登时溶解了一些,道:“郗菁大人那么忙,还能记取我吗?”周元仔细的点允许。叶冰凌脸颊上竟是极为稀有的显露一丝欢喜的笑意,然后收敛起来,不过那看向周元的眸子中,却是多了一点好感。“你们初来风阁,对什么都不了解,我带你们了解一下吧。”她说道。周元急速道:“那真是求之不得,仅仅要费事叶副阁主了。”叶冰凌摇摇头,道:“你刚就任副阁主,我带你先去业务阁那里收取你的身份令牌以及薪酬。”周元自无不可。所以叶冰凌就是首先回身而去,在前带路,周元与伊秋水跟了上去。三人穿过广场而去,却是让得在场的一些风阁成员有些惊讶,究竟谁不知道叶冰凌为人的冷淡,可从前她与那周元说话时,居然还笑了一下?难不成叶副阁主还看上了那周元不成?这难免令得一些心仪叶冰凌的人有些忿忿不平,那周元尽管尽管现在也是副阁主,但跟叶冰凌比较起来,却明显是不匹配的。“小白脸…”他们咬牙切齿的斥责一声,然后就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散去,一起也是将这位风阁新任副阁主的音讯,传遍四方。…周元,伊秋水在叶冰凌的带领下,有些猎奇的散步于风阁之中。叶冰凌的话不多,不过好在有伊秋水伴随,面对着后者,她脸颊上那种拒人千里的寒霜也会消去许多,两女一路时不时的攀谈,却是令得气氛并不为难。周元仅仅跟着她们,也没插嘴,偶然目光看向四周,却是对风阁的共同现象颇感爱好。叶冰凌似是发觉到冷淡了周元,所以问道:“周元你的神府,应该是变异神府吧?”从前周元出手时,她发觉到了周元的神府乃是一种灰蒙颜色,这明显跟寻常神府有些不一样,不过叶冰凌倒并没有感到过分的惊讶,由于变异神府在混元天尽管稀有,但也并非是绝迹。周元闻言,轻轻一怔,笑着点允许。“看起来,应该算是七神府变异吧?”叶冰凌道:“这其实现已算是很厉害了,比大大都正常的八神府都要强。”变异神府也得看是几重神府变异,如果是一些五六重神府变异,其实也算不得什么,不过七神府变异的话,却是比较不错了。至于八神府,九神府变异,叶冰凌却是没有去想过,由于那种等级的神府,整个混元天神府境中,都是寥寥无几,百里挑一。周元一笑,没有解说他乃是九神府变异,究竟将本身的根柢尽数的揭开,并不是他所喜爱做的工作。“叶师姐是九神府吧?”周元问道,从前的时分,由于叶冰凌与伊秋水聊得较为的高兴,所以也就让他二人直接称号她为师姐,以示接近。“我和陈冬风都是九神府,只不过只能算是下九府。”叶冰凌点允许,道。“下九府?”周元这却是一愣,九神府还有别离吗?他在苍玄地利,可从未听说过。叶冰凌有些讶异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九神府质量也有凹凸之分,所以分为上中下三品…我当年可以拓荒出九神府,已是幸运了,故而其实只能当作下九府,强度可不及那些中上层次的…”周元暗自苦笑一声,这混元天真是让人艳羡,可以将九神府都如此详尽的分级,想必是九神府天骄不少,这才可以区别。可在苍玄天内,只需拓荒出九神府,那就是各宗的超级天骄,谁还管你上下之分?当然,神府品阶更高,只能阐明此刻潜力更大,但要论及未来,神府品阶低者,若是有耐性,有机缘,不见得就会比之弱了。“下九府也是九神府,可比我这八神府强多了,叶师姐可莫要拐着弯来讪笑我。”一旁的伊秋水浅笑一声,道。叶冰凌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可没这意思。”看得出来,叶冰凌尽管性质有着拒人千里的严寒,但要论及油滑手法,却是远不及伊秋水,不过想想也正常,伊秋水在那小玄州,但是可以将整个伊家都掌管得有条不紊。而在他们说话间,一座巨大如镜的湖泊出现在他们的眼中,湖泊中央处,有着一座青色阁楼矗立,阁楼大门处,人来人往显得分外的热烈。“这是风岛的业务阁,每月收取薪酬以及接取使命的当地。”叶冰凌带着两人穿过湖泊上的石桥,进入阁楼,然后来到一处货台,货台后边有着一名睡眼惺忪的老者,她恭声道:“王老,这是新来的副阁主,前来收取身份令牌与薪酬。”那被称为王老的老者,揉了揉眼睛,看了周元一眼,咧嘴一笑,道:“据说是郗菁大人亲身指使的吗?”他袖袍一挥,有着数道物品出现在货台上。叶冰凌取过其间的一枚金色令牌,令牌上有着一个古拙的风字,周边铭刻着陈旧的纹理,闪烁着淡淡的光泽。“这是你的副阁主令牌,风岛之外有风暴结界,今后你就不必伊阎长老护卫,凭仗令牌可以安定收支。”她将令牌递给周元。周元急速接过,令牌下手略显冰凉,其间隐约有着源气的动摇。“还有这是你这个月的薪酬,副阁主的话,一共是二百五十份上品神府宝药。”叶冰凌又是取过一个小小的天地囊。“二百五十份上品神府宝药?!”周元大喜,眼中都不由得的有些放光,他没想到这风阁副阁主的待遇如此之高,一个月就可以收取这么多上品神府宝药。这可比给伊家当代打的收成高多了!有了这些安稳的神府宝药来历,那么他接下来的修炼就不必再省了!叶冰凌瞧得周元那欢喜的容貌,却是摇摇头,玉手过别的一堆宛如钱币般然后叮当作响的东西,道:“神府宝药尽管好,但天渊域中很多年青天骄参加四阁,可不是为了这些神府宝药…”“他们为的,是这个。”她抬起玉手,显露手中那些如通明晶石打造的浑圆钱币。叶冰凌望着手中这些小可爱,连冷淡如她,都是显露一丝浅浅笑意。“这是什么?”周元猎奇无比,有什么居然还能比神府宝药还更有吸引力?叶冰凌屈指轻弹,一枚晶石钱币宣布洪亮动静,然后在半空中划起一道亮堂的抛物线落向周元。“这是,归源宝币,我们天渊域四阁独有之物…”